纪何

【圣我】交点

是的,弧汉三帅鸽就是我了

是玻璃渣。老福特一直不给我发布我也没有办法。8000+注意!

【人机】来个三连拍吗?

→乙女向注意!

→内含:大黄蜂,爵士,救护车。

→ooc和bug注意!垃圾文笔注意!

我弧汉三又回来了!


·

·

·​

◤大黄蜂

游乐园里的设施有着水果糖一样的配色,空气中弥漫着甜腻欢快的气味分子,和遍布整个游乐场的音响里轻快的音符交织调和着,仿佛调制出了彩虹似的光晕。


“Bee!”你举起手机喊​他。


“咔嚓——”​明黄色的汽车人立刻转过头雕看向你,手机里记录下他一回眸的茫然,背后的门翼稍稍转动了一点角度,像是被吓到了,又像是在说我明白了。


“咔嚓——”​年轻的侦察兵向来是个行动派,他迅速反应过来而后向你走来。阳光...

【Off乙女】病症

→乙女向注意!是Offenderman×你!

→花吐症√

→ooc和bug注意!(高亮)

→垃圾文笔注意!

·

·

·


落在地上的白色罂粟花瓣沾上了点点血迹。

鲜艳的血沿着花瓣的纹路逐渐蔓延开来,在白色柔嫩的花瓣上勾勒出了无数条精细的脉络。

你剧烈地咳嗽着,喉头像是被划拉开了几道小口子似的,一味地在发疼。

·

·


“她的价值远胜过珍珠。”

Offender这样对他们说道,却让你在不经意间听到。

这不过是他哄骗你的话罢了,珍珠于他又有何珍贵的呢?

你并不能算是Offender...

【爵士人机】来转圈圈吗?

→人机注意!乙女向注意!

→ooc和bug注意!体型差×

→垃圾文笔注意!

是送给 @x辣鸡芷砾(开学长弧)  的,希望小漂亮不要嫌弃啊

·

·

·

第一轮的掷骰子。

你把边角圆润的方形骰子随意掷下。

是五点。

你抬头看着汽车人副官,示意他开始。

爵士隐在蓝色护镜后的光学镜看了看你,抬手掷下骰子。

白色底色的花骰转了几圈,稳稳落下——是五点。

他拾起骰子递给你。

第二轮的掷骰子。

你掷了六点。

爵士的发声器没有运作,面甲上只是露出一个笑容。手起骰落,也是六点。

“My girl,看来我们很有缘分啊...

【神烦乙女】彩虹

→乙女向注意!是Splendor×你

→OOC和bug注意!(高亮!!)

→垃圾文笔注意!

·

·

·

Ⅰ红

那个穿着奇怪图案的燕尾服的高大男人牵着你的手,在闹哄哄的孩子群里踩着听不见的鼓点跳舞。

随着他的轻快的步子,你能听到一声一声清脆的铃声。

孩子们把你们围在一起,胡乱地挥舞着小手,按他们自己的想法来给你们打节奏。

舞毕。

他朝你行了一个绅士的吻手礼,你讶异地发现手上的触感并非面具。

“真是太谢谢你了!孩子们都很高兴!”他歪头道。似是为迎合他的话语,围坐了一圈的小孩兴奋异常地欢呼着,大喊大叫着。

他们上拥而起送...

是splendor×你!
我不管,他超甜!!

【瘦叔乙女】透明

→乙女向注意!

→OOC和bug注意!

→垃圾文笔注意!

·

·

·

01.

造访这间昏暗的房间的只有玻璃窗外不知名的微弱光源。

你双手抱膝蜷缩在靠墙的床沿,因躯体过于消瘦而凸起的脊骨死死磕在墙壁上,生疼生疼的。喉咙已经干得像德克萨斯州的高速公路一样,你觉得也许你的喉头早已经龟裂成一块一块的了。

你已经近乎两天没有进食喝水了。

窗外的夜景已然安睡,混沌成一片模糊的漆黑。只有你,只余你,一个人睁着眼睛,面朝紧闭的玻璃窗。

被世界遗弃的感觉如此强烈,它一遍又一遍地戕害着你,你几乎要溺死在这片绝望的海洋里了。

有人说,人这辈子一共会死...

是在苦恼小纸条应该贴哪棵树比较好的瘦叔。

港真,瘦叔真的是让我觉得就算画了夸张得过分的小蛮腰都不奇怪的人(?)了。

【囚掌】玻璃内外

→OOC和bug注意!

→垃圾文笔注意!

→有错误请小漂亮指出

·

·

玻璃阻隔的是什么呢?似乎不止是我们这两个人。

·

·

◤如月晴人

清晨淡金色的晨光从铁格窗小心地探进狭小的收容室。脱落了白墙皮的墙壁裸露着一大片红砖,映入悠悠转醒的如月晴人的眼帘。

他从床上坐起,眉头紧蹙,右手不自觉按上脑侧的太阳穴。

是宿醉一般的疼痛。

尽管如月晴人从未尝试过宿醉。

西海普收容所的收容人如月晴人做了一个梦。

梦里他似乎终于触碰到了自己的辅导员。他迷茫地看向窗外碧蓝的大海。甚至,他终于实现了他的心愿,那个给予辅导员小姐永恒的...

【黑执事乙女】以膝作枕

→内含:老恶魔,啵酱,千年死神,天朝三无少女,不加班主义者,联谊小王子,最佳女演员,狭义白雪公主。

→OOC和BUG注意!

→垃圾文笔注意!

·

·

·

◤老恶魔

当你说出这个要求时,穿着笔挺燕尾服的执事先是一愣,随即了然一笑。

纵使你已经强调说是想要慰劳一直以来勤勤勉勉、辛苦劳累的他,通晓人情的恶魔仍然笑得耐人寻味。

“自然是遵命了,我亲爱的小姐。”

塞巴斯蒂安的黑发柔顺地落在你的大腿上,一贯带笑的红眸看向低垂着脑袋的你,直直把你给盯得脸色飞红。

他忽的撑起身子,趁你还没有反应过来,轻轻吻上你的唇,复又躺下一副没事人的模样。...

©纪何 | Powered by LOFTER

杂食就不会饿死,此号主要出产乙女粮。